推荐资讯

到底是谁在闹啊不可理喻的人是他好不好他只要放开手让她走

发布时间:2018-07-05 15:42 浏览:
 明灿拿她真的没有办法,微微弓腰,和她保持平视,深深的凝望着她,“你听好了,我爱你。”
 
    以沫平静的看着他,突然就笑了,很苦,“你就算不这么哄我,我也是会给你生孩子的。”
 
    她以为他是在哄她,在虚伪的讨好她吗?可见他最近对她有多坏,才让她,连他的真心话都当成了假话。
 
    他握紧她的手,紧贴在自己的左胸口,深眸真诚的凝着她……
 
 第307章 真相
 
    我爱你,是真的,只是你似乎再也不信了。
 
    那晚,他将那盒药扔进了垃圾箱里,第二天以沫看到的时候,只是唇角微微上翘了一下,什么都没说。
 
    扔掉了又能怎样?结果都是一样的。
 
    他准备了早餐,暴风雨后的清晨,空气清新,阳光明媚,以沫看着他,调皮的说,“看来我这次离家出走失败了,老公,早餐后你要带我回家吗?”
 
    她的一声老公,叫的他心乱如麻,他看她一眼,“你要是想住这里,就住这儿吧。”
 
    看起来这个老公也是挺通情达理的,她这人最容易变本加厉,不懂得见好就收,“那我可以去我的那个医生吗?”
 
    明灿帮她倒牛奶的手顿了一下,没有抬眸看她,嗓音低沉,“可以。”
 
    以沫失落的坐回自己的位子,边吃早餐还边叽咕,“你这人太多变了吧,昨晚还说什么你爱我,今早就不能为我吃点儿醋吗?一副巴不得我红杏出墙的样子。”
 
    明灿好歹也抬起他那高贵的头,看了她一眼,声音依然保持着他一贯的低沉浑厚,“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 
    这话几个意思啊?他昨晚是被雷劈坏了脑袋吗?不过昨晚也只是风大了点儿,也没打雷啊。
 
    “那你不用我生孩子了?”她问他。
 
    他的回答还真是意外,“不用。”
 
    以沫觉得,这早餐吃的难以下咽了,都说好的事情,他是逗她玩的啊,再说了,不用她生,难不成他是打断找别人生?
 
    “那我和别人生去喽。”以沫激将法激他。
 
    然而,他一贯的毫无波澜,“随便。”
 
    以沫忍无可忍,忽的站了起来,手还碰到了那杯一口都没喝的牛奶,“混蛋明灿,你今天早上把话和我一次性说清楚了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 
    他抽着纸巾擦桌子上的牛奶,面无表情,“你不是也听到了,什么都不做了。”
 
    以沫头疼,头的都快炸了,和他说话真是越来越费劲,她真想发狠,一辈子都不和这个人再说话了。
 
    “那你别后悔,从此时此刻开始,我常以沫和你明灿,毫不瓜葛,你,再也不要管我做什么。”
 
    以沫气急败坏的踢开椅子准备要走,明灿大手抓住她的手腕,沉声命令,“早餐吃完了再走。”
 
    以沫无语的冷笑,这个人是耳朵聋了吗?没听懂她的话吗?生气的对他大吼,“我说了不用你管!”
 
    用力的想要甩开他的手,也没能甩开,直接撸起他的衣袖,张嘴咬他的胳膊,他一动不动,不躲不避。
 
    她最讨厌他这种死人样子,气的都快要发疯的她,却怎么也逃不出他的魔掌。
 
    她从小到大都很极端的,既然他不肯放开,那么就剁掉好了,至于剁谁的,就让他自己选择吧。
 
    她使劲的拉着他进厨房,“好啊,你不放是不是,我就给剁开!”
 
    明灿根本就不会让她进厨房做出那种不理智的事情,他力道一重,将她拉到怀里,“你闹够了没有。”
 
    以沫真是无言以对哎,他们两个,到底是谁在闹啊,不可理喻的人是他好不好,他只要放开手让她走,一切就都清净了,根本就不存在她闹不闹。
 
    “那你放手啊,让我走,就不会觉得我烦了。”
 
    明灿看着她,好一会儿他才拉着她的手到沙发那边,以沫不肯坐,他逼着她坐下。
 
    “这位先生,我真的很想问问你,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?要是真的有问题,还是去医院吧。”
 
 
    以沫越说心里就越堵得慌,她觉得这些事情的发展真的很让她无语,“因此,我没意见,你想娶谁就去娶谁。”
 
    所以,他早上突然说什么,不需要她生孩子,原来是不需要了。
 
    明灿直直的看着自作聪明的她,“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?”
 
    以沫耸耸肩,“反正就是我说的那些啊,你说和我说有没有区别,我知道就好了。”
 
    明灿眼角的余光在矮几上发现了胶带,脑袋一动,脑海里已经出现以沫被堵住嘴巴不能说话的样子。
 
    下一幕,就是以沫被用胶带封住了嘴巴,唔唔唔的张不开嘴巴的样子。
 
    明灿对自己的想法很满意,这下好了,终于可以一次性把话都说完,还不能听她那些脑洞大开的天马行空。
 
    以沫一双大眼睛怒瞪着她,手脚都被他绑着,嘴巴还被他封着,刚才还真是防备心太弱,怎么就没想到,他还打算将她杀人灭口呢。
 
    她又不会阻止他二婚,至于这样吗。
 
    “之前,韩梅梅是唯一和她的妹妹骨髓配型合格的最佳捐献者,而韩梅梅她的突然去世,让她的父母很可能会再失去一个女儿,也因此,她的母亲已经住进医院。”
 
相关阅读